媽媽-4  

 

 

我的母親,生平紀事

 

我的母親,陳林-高牽香 女士,於民國26年7月16日出生 丁丑年【】 ,

係木柵老泉街務農家庭之高氏長女,排行老大,幼時聰穎慧黠善體人意,八歲就被賣予當養女。

 

自此人生就是【不幸黑暗期】的開始,養母刻薄待之,從小就天天被養母拿著【藤鞭】打罵

或使用菜刀敲擊【母親的手指頭】。

 

可憐的母親經不起如此【殘忍摧殘】,終有一次被養母嚴重打到【全身】連一件衣服都沒有,

傷心哭泣】咆回去山上外公家。

 

第二天外公依舊【無情】地把她送下山,親手交到養母手裡,當母親再度被送回養母家時,

未來的日子可想而知,將會遇上什麼樣的狀況。

 

必又是一噸【很精彩的藤鞭】降落於母親身上,當下的母親,天天處於【恐懼】般。

 

雖然她是一位苦命的養女,但她十分照顧愛護自己的弟弟們

總是【偷偷地】拿少少錢回去給弟弟們買鉛筆。

 

 

年輕時,母親是新店的三朵花其一,大家都在賭注,誰能追到我母親,就要辦【流水席】請大家。

 

有一次,父親帶母親回家,父親奶奶一起設計母親。請母親喝下飲料,母親醒來,

發現【身體】已被沾污了。

 

原來我的母親是因被父親【強暴懷孕】了,才會嫁過來陳家成為長媳,

母親嫁來很認命勤儉持家克盡其責

 

並如【母親】般照顧奶奶生的孩子自己生的孩子,就像是長嫂如母

 

 

小時候;我就沒有哥哥姊姊的印象,都只剩下我一人在老家,與二叔的大女兒玩扮歌仔戲遊戲。

 

我永遠記得奶奶常拿著藤鞭追著歐打我,就算我咆回去三合院房衣櫃旁】的空隙,

奶奶依舊不放過我,一直歐打我。但它們永遠不會打二叔的大女兒。

 

那時我不懂,奶奶為何那麼討厭我們呢?奶奶很早就趕我們這一房出來及要求我們獨立開伙。

 

 

有一次,媽媽因沒東西給我們吃,去拿給豬吃的菜葉,想煮給我們吃。

奶奶很生氣說:就算是剩下的菜葉,她情願給豬吃,也不給我們吃。

 

原因就是母親嫁來前,養奶奶突然要求抽豬母姓,雙方家長爭吵不休。

 

 

加上母親是在沒有嫁妝情況!嫁過來陳家。未來日子可想而知。

這一門婚姻令奶奶超不爽,懷恨於心中。因而種下這段惡緣

 

母親在這個家庭除了當個生男丁賺錢工具,她的一生中,沒有一天是幸福的,直到母親死亡,

都是苦命的女人。

 

 

奶奶不旦不疼惜我母親,還很刻薄對待我的母親,加上【身為長子】我的父親也沒有善待我母親。

 

令母親的立場十分為難,因父親不爭,凡事都有奶奶及爺爺撐腰,似大少爺,我母親根本管不動它。

爺爺奶奶把【所有罪過】全推給我母親,責怪我母親沒有把父親管好。

 

 

因為【抽豬母姓】這件事,令大哥由【陳家-長孫地位】變為外姓氏的人,

大哥長大後內心開始產生不平衡的心態,這也是哥哥與弟弟長大後惡劣爭鬥戰導火線起源。

幸好,家弟【生性厚道善良蠻認命】的,不爭辯也不解釋。就任由它人擴大造謠。

 

 

弟弟及弟媳都是來自不圓滿家庭長大,兩人都有共識,很認真經營創造既幸福健全家庭

給予子女在這樣健全環境學習長大。

 

 

小時候,鄉下本來就沒什麼工作,我的母親背著我們去河川搬石頭賺取少少的錢維持家計。

 

父親是個【沒有責任感愛玩】糟糕男人,包養外面女人

外面賺大錢,就忘了我們的存在

 

 

父親沒錢就想回家向母親申手拿錢,沒給就歐打我的母親,常常打到母親全身流血了。

而我們也是常咆去新店警察局尋求保護,警察局裡我們算是常客。

 

 

加上【養母奶奶】也常常來市場拿錢,不給就在市場吵吵鬧鬧,就是故意耍賴令母親超難看,

母親既要獨自養活我們五位孩子又要應付【我們的父親養母奶奶無可奈何的心境,

有誰懂她的苦呢?

 

 

母親身體本來就很不好,常發生【母親】騎腳踏車載著豬肉要回來【市場賣】途中。

因太疲勞過度,而常【昏倒】於馬路上,總是被【好心的人】送去耕莘醫院【急救或是住院】。

 

 

我小時候;有人告訴我,曾多次見到我母親【載豬肉時一路上自言自語】,

可憐的媽媽當時或許可能早已經【精神上】出現問題了。

 

 

母親天性善良

慈悲為量大能容樂於助人平日寬人嚴已憂心公公婆婆外公外婆養母身體健康

既使已與父親離婚,依舊無微不至倍極辛苦去老家照顧生病的奶奶,從不言辛勞。

 

 

我的母親辛苦養育我們五位孩子,直到我國中畢業,她才斷然決定離開我們,

至遠方工作,直到母親工作安定下來,才敢連絡我們這群孩子。

 

 

她是那麼善良,那麼孝順公公婆婆外公外婆,包括孝順養母

她是以佛家慈悲之心教育子女及孝順長輩。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

我的母親被父親【嚴重打到】沒有人敢過去幫忙,我的母親根本無法逃避咆出來求救,

我記得,當時我哭的好大聲及超害怕的。

 

感覺我的媽媽,今天可能會被父親打死,無論!我們怎麼去求周圍的鄰居阿伯叔叔救救我母親,

就是沒人敢靠過來。

 

最後,鄰居十分不忍心見我們【這群可憐的孩子】,哭的那麼傷心,

幾位大男人勉為其難過來把我父親拉走。

 

 

小時候雖窮,這個家只要有母親在,大家依舊過著很幸福很快樂

 

可是只要父親回家來,大家就會戰戰兢兢超害怕不安

 

 

母親在世時,曾告訴我,她很想和台中妹婿一起生活。

但妹妹是嫁出去的女兒,那邊也有公婆在,總不行令我母親委屈當嫁妝一起陪嫁過去。

 

 

突然有一天我吃飯時,看到台中第七期,有不錯的預售屋,投資或是居住都ok。

我傻傻拿著五萬元現金,就咆去台中馬上簽訂一間預售屋,想完成母親的心願。 

 

 

我的母親突然不幸八十三年昏倒,而我添購於台中預售屋需到八十四年才能交屋。

母親昏倒時是被大哥大嫂送去亞東醫院急救,再送至加護病房住院三星期

再轉移一般病房住院一星期,共住28天

 

出院後就帶去大哥家養病一個月。母親終於於民國83年9月15日 早上- 歿。

 

 

我很在乎母親臨走時,不知道她是否安詳走了呢?

這段時間我們母女相依維命只有58天。

 

這五十八天無論是醫院或大哥家

我天天從【核一廠】通勤回去【亞東醫院土城大哥家】照顧母親。

 

當時無論再怎麼疲憊不堪我依舊把此責任獨立承擔下來,

其他手足不願拿錢出來,那是它們的事,我只做我能力做的到之事。

母親是我的,反正!錢再賺就有了,

如果能奇蹟似把母親治療好,要我花再多的錢,都甘之如飴。

 

 

母親往生那一日,我還有陪伴母親一起睡。早晨我坐交通車去上班後,

一早就被公司派去基隆出差,回公司經老闆告知我,我的母親往生這消息。

當下我無法置信,我的媽媽她走了,她走了。

 

 

我腦袋全亂了,忘了需先向公司請假,再回去奔喪。

就從公司咆出去,傷心快步直奔向核一廠大門外公車站。

 

滿臉淚水站在"車站"苦等沒車,

心裡正著急,突見核一廠大門慢慢開出一台小汽車淡水方向來。

 

我誠懇請求及拜託它們,我母親剛走了,我很急著需馬上趕去亞東醫院,

可否請它們順便載我到淡水嗎?方便我到淡水轉車。

 

 

當時,車上坐著二位善心先生小姐,它們是來核一廠談公事,謝謝它們願意載我去淡水。

 

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路都在哭,

記得那位善心的小姐主動安慰我,希望我節哀順變放佛經給我聽。

 

我真的很感謝它們兩人當時為我所做的事,

聽著它們放的佛經,真的幫助我平靜清醒勇敢面對已發生的事。

 

 

到淡水,我馬上坐上計程車趕至"亞東醫院"太平間,

但我的母親已被送去大漢橋的殯儀館

 

大漢殯儀館冰櫃不多,所以!很多往生者都被殯儀館【草率安置在長廊角落】排排放。

 

我終於在(殯儀館)找到母親大體被草率安置走道的角落

母親大體被【毯子乾冰草率包圍躺平在走道的角落,我看了好難過。

 

 

為何我做了那麼多,母親還是走了。我再也無法控制失去母親的心境,我的心好痛好痛。

 

筠心雖然在表面上給人感覺是一位很堅強獨立的女人,其實筠心是一位膽小鬼

 

殯儀館走道上一堆陌生人的遺體裡,筠心居然能什麼也不怕了。

 

勇敢獨自一人邊咆邊哭邊找尋自己母親的大體

 

獨自一人在那抱著自己母親大體痛哭到全身無力/直到感覺頭部昏眩快要昏倒了。

 

筠心,才不得不離開接受母親走了。

 

 

我的母親真得走了,我只感覺我還有許多許多沒有為母親做到的事。

她也沒有等到台中的房子完工。

 

這刻所有家人心情都很亂,母親在時,家人再窮或是有任何心結,都不會浮上台面

母親一走了,手足間突然都不再團結了。實為悲哀耶!

 

 

母親在我們這群孩子裡家族,大家都很肯定母親的付出,

不爭的大哥,其實應該也對母親很愧疚吧!

希望我的母親已經被阿彌陀佛接往西方極樂世界

 

  

  

 

小時候

我無法從內心體會到母親在婚姻裡過著多麼不幸的日子,

母親辛苦養育我們成人長大期間,

我所看到只能用"一句話"形容,

就是【可憐】。

 

母親每天依然堅強帶著笑顏出門做生意,

一切就是為了要養育我們五位孩子。

 

 

母親往生後

當自己也走過一段失敗婚姻後,

才深深了解在婚姻裡被人背叛/傷害的感受。

我常會想起過去與母親相處的日

更深深體會到母親在那段婚姻裡,所承受的內心苦,

一個人默默孤獨承受"所有的悲傷"與"精神上的折騰"。

但我的母親依然很堅強,

至少把我們五位孩子養育到差不多,有能力出去打工賺錢為止,

才逃避父親就像是吸血蟲般對待她,

精神上更是無限地傷害媽媽。

 

 

父母離婚後

我的弟弟是最可憐,

經常令弟弟三餐不濟,

有一餐沒一餐的狀況下?生存下來。

我們總是在十分無助的情況!

跑到警察局,請求警察伯伯/警察叔叔保護"我們的母親"。

媽媽更是很無奈下,

最後還是選擇離開我們至遠方工作,

直到媽媽安定下來,媽媽才敢私下與我們連絡及見面。

 

 

所以

有時我會格外羨慕別人家,尚有正常好父母存在,

我的內心十分渴望,

如果自己能擁有一對正常的父母及健全的家庭,該有多好呢?

 

 

母親的走 對我而言

永遠有一道遺憾終生及懺悔一生地的感覺。

我後悔未能在您生病時,完成您對我的要求。

您說:您想去我宿舍住...

既單純又簡單的小願望。

我沒能在您生前時,完成媽咪的願望。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當下,我居然不敢承擔責任,我真的很沒種及很不孝

我居然只想到媽媽要是去宿舍住,

發生任何問題時,我該怎麼辦呢?

 加上白天我又要上班,宿舍又沒人幫忙我照顧媽媽,

媽媽當時的情況!又是剛從鬼門關救回來。

我只會想到,母親會不會突然從宿舍靜靜走了呢?

那我又該怎麼收尾呢?

況且這個家中還有大哥在,再怎麼也輪不到排行老三我來處理母親的後事。

 

大嫂原本白天於市場包水餃這份工作,只能請大嫂休息停工。

白天,由大嫂來照顧我的媽媽,

晚上,我下班後,自己親自照顧我母親。

 

 

 

母親生病這五十八天

大哥一家人生活費,母親住院所有醫療費,

母親出院回家休養費,包括... 台中的預售屋月進度繳款壓力,

所有費用全是我一人獨自再想辦法及拚命賺錢及起一個小會,自己當起小會頭,

既可免利息又可馬上拿來補貼用於我媽媽這邊的費用。

娘家的父親/大哥/大姊/小妹/弟弟,沒有任何一個人拿錢出來幫忙。

小弟才剛剛退役,根本沒有錢可以幫助家裡,我可以體諒弟弟情況!

至於!其他手足真的都沒錢嗎?一切良知,您們請自問吧!

媽媽的事,你們都自私不願多少拿一些出來,一起共同分擔,

沒差,我一人來承擔這一初,心甘情願及無怨無悔默默付出。

只要能把我的媽媽治療好,花再多的錢,再苦我都願意拿出來,我也一定可以做到。

 

 

我心裡頭最感到遺憾的事,

媽媽在離開生命的最後一刻,而我因工作關係! 沒福氣無能及不孝,

沒有陪伴在媽媽身旁緊緊握著您的雙手,直到您壽終。

更不知當時媽媽是否安詳的離開人世間。

一想到沒親口在母親臨終時說一聲:媽媽 我愛您。

我會代替您把憂心弟弟的責任,以身為二姊如母般,照顧好弟弟,您放心走吧!

雖然我內心感覺對您千般不孝,但萬般無奈構成了,

這一生中,對您我永遠抱著愧悔與內心折磨。

 

   

 

清明節

我來到了《媽的墓》前,對著媽說:對不起!媽媽。

您在世時:

第一個願望:不想與大哥住,想到我的宿舍住...。

第二個願望:未親見到弟弟成婚的遺憾.................。

雖然第一個願望,因為我當時太{膽小}沒能為您做到.....

至少未來我會代媽媽盡力幫助弟弟一家人,

媽媽您聽見我所說的話嗎?我已經知道我錯了。

我會幫您完成您最後一個願望,

我會用一輩子贖罪心態,代媽媽完成最後的遺願.....

媽...... 請您放心。弟弟有我在,必會盡心盡力私下支援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筠心 的頭像
筠心

這裡記載著「筠心」生活上點點滴滴成長過程及喜愛精典的文章

筠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9) 人氣()